2016-09-07

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讓我得救了


因為得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我因此而得救了。

我曾經生過一場很長的病 , 將近忍受了十年身體的病苦,曾經因為宗教的力量,我的十公分大子宮肌腺瘤不藥而癒,但是,不到一年又立刻快速長了出來,業力使然,只能承受。西醫治療只能用摘除器官來醫治,而我不願意才三十歲出頭就這樣,所以我一直尋求各種醫療方法,但是從來沒有好轉,還一直惡化,嚴重到腫瘤已經蔓延到整個腹部腸胃都是,那種疼痛已非常人能忍受,當時上醫院急診打嗎啡,痛到在家把門窗關起來大哭大叫,一直在內心求  諸佛菩薩救我。就在我忍受不住到頂點時,我忽然感覺耳朵、心靈裡好像有聲音在跟我說,叫我要趕緊起來找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求救。當時,我像被雷打到般嚇一跳,頭腦立刻記起在當時的二個月以前,在電腦網路的skype聊天室,曾經有個陌生人進來我這裡,留下一句話就走了,他在上面寫著:「請恭誦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寶典」。當時因為工作忙,又生病,所以我就無心去理會它。千鈞一髮之際,我身體立刻疼痛好轉,當下我立刻起身到電腦桌前,我憑著感覺打下「佛教正法」四個字,於是就進入的佛教正法中心的網頁開始學習,開始尋找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當下,我心想:「完了 ,這位巨聖者好像在美國,哇!好遠!但沒關係,我可以先聞法。」

於是,我每天都在求  諸佛菩薩讓我早日遇到「聞法點」來聞法。當時,白天只能待在家忍受著病苦折磨,沒能去上班。就在十月初,風雨交加的午後,一個朋友來電,她聽到我無法言語,只能歇斯底里的哭泣,就馬上驅車來我家,要帶我去看中醫。她扶著我上車,載我去半小時路程的地方,我全身癱軟無力的被扶進診間休息區等候看診。就在那裡,我眼神掃到不遠處的桌上擺著《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什麼叫修行》《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了義經》,我整個人再次被電到,身體的疼痛好像立刻減輕了許多。我激動的無法壓抑情緒,立刻跟中醫師說:「我要聞法,我要聞法,我等好久喔,我終於找到了!」醫師被我嚇了一跳。不過,我還是再等了一陣子,因為一個月之後,那位中醫師才成立聞法點。終於,我在2010118日,開始展開我聞法的生活。

猶記當時恭聞第一盤《臺灣行》  佛陀師父如獅子吼般的圓音深深震撼著我,我直覺我的病有救了,我好像找到解藥了,我一定要好起來。可是,我聞了好久,都聞三片了,因為口音的緣故常常聽不懂,當下我急得難過得哭了起來。我跪在供桌前,一直做大禮拜,一直懺悔自己從往昔至今生所做的許多錯事,我深知是這些錯事導致自己生了這麼重的病。我錯了,我錯了,請  佛陀救我,讓我聽得懂法音,如果  佛陀都降世說法了,我都還聽不懂,我就真得沒救了。我就這樣拜著拜著,此後,就慢慢聽懂了,也越聽越有味。

我除了肚子痛到無法起身騎車外,平日我大多都從九點恭聞到五點,聽到滿身被灌飽能量,整臉紅通通的,帶著滿足喜悅的笑意,才乘著夕陽餘輝騎車回家。就這樣聞法至隔年一月,跟著人家一起報名,搭機到美國去求見一位法王,但是,我心裡想的是能快點見到  佛陀。 這樣又過了三年 ,我終於建立了聞法點,最後,也完成了見到  佛陀的心願。這些歷程走來真的好艱辛,但我把它當成必要的考驗,我也感恩很多人。同年,我開了大刀,取下多個腫瘤、器官。醫生告訴我,像我這樣的腫瘤長法,切除後身體沒有受傷,簡直是奇蹟。我清楚明白,這都是  佛陀師父的功勞!


聞法的時候,常常當下心中的疑問,  佛陀師父都會一一為我指點迷津,為我撥雲見日。我找回了人生正確的方向,這樣的法喜,常常蕩漾在我的心裡,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所以,我常常跟朋友分享這樣美好的事,並且帶朋友來家中聞法。有人很快有受用,有人無動於衷,因緣使然,能聞的就一直鼓勵他們,然後再繼續尋找分享聞法的喜悅與收穫。我深知經由法音及佛書的帶領,才不致走冤枉路,因為樹立起正確的知見是多麼的重要,唯有  佛陀正法才能解救我們。我們就像是病人,聞法就像在吃藥,聞了法就會有轉機,所以,珍惜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好好聞法修行,這樣才不枉來人間一趟,才對得起自己。

後來,經由朋有的接引,我去年才剛進來永康佛堂,看到仁波且慈悲和善沒有架子,師兄姐都很和善,彷彿是一家人般的和氣,並且邀我參加「正知正見」的聞法活動,此後,有時候我也會邀朋友一起來參與。感謝有這個道場,可以讓我在南部就可以共修,不用再往北跑,更感謝仁波且無私利眾的精神,為了讓大家成就而不辭辛勞,感恩您。

佛弟子 惜福 合十

2016/2/21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