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4

八十九歲開始學佛的受用


弟子在此先向師父獻上至誠的敬意,感恩師父對弟子及家人的關懷。近期對弟子而言可謂多事之秋,我與同修頻繁的進出醫院,不僅勞累了子女,更驚動如同家人般的菩提會眾行人,甚至勞駕了師父,心中湧起了安慰與不捨,眼眶與嘴角不覺顫動起來。每每見到師父,想說的感恩話語就梗在喉嚨,只能用湛濕的雙眼與師父交會,從師父關愛的眼神裡感受到您的慈藹與大悲。

弟子好安慰,安慰的是我能夠有福報進到菩提會這個大家庭,在需要幫助的時候大家都願意來持咒、修法回向給我。而不捨的是,師父您已忙於佛事又要體恤眾生的苦,尤其見到您已感冒了,仍帶著疲憊身軀沙啞的語音,不惜辛苦南下接見弟子,更叮嚀勉勵我要修行、修法、持咒,回向讓善業現前,弟子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教誨。

記得五年前剛進菩提會時,我已經是八十九歲的高齡了,自己明瞭記憶力及體力都漸漸衰退了,當下不免疑惑這麼老了學佛來得及嗎?我清楚記得向師父請求:「師父啊!我與同修都老了,尤其內人眼力差,耳朵又重聽,學佛修行上已力不從心,我不敢多求,心中只有一個願,希望夫妻倆臨老時,兩眼一閉不拖累子孫就好了。」至今恭聞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開示之法音已過千片,如今想起這願要圓滿可不簡單呀!當光著身子來到娑婆世界,兩腳都尚未能踏上土地時,就已先踏上「無常」的不歸路了,弟子年小喪父,十六歲面臨國共內戰,為了求生,母親要我離家逃難,又為了一口飯吃,不得已選擇從軍,開始了顛沛流離的歲月,天天面臨著生死離別的悸動。死對一個軍人來說不可怕,但年老病痛一到,面對不能自主的身體及家人為我緊張時,我只能兩眼發黑天旋地轉,在微弱意識下向親人告別,那種心慌與不捨才是可怕恐怖。

兩次的面對死別,都平安度過,我深深了解這是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諸佛菩薩的加持,深深感謝師父,我也因此有了體會,我警惕自己,因果不昧要深信切記呀!聞法不是衝遍數,不是會翻講就可以任意曲解法義來反駁我們身邊善知識的諫言。見到佛堂裡的年輕人為生活而苦,但自己可有想到是自己為了追求過多世俗利益才換得這個苦,而這個苦又成了眾生自行斷送修行學佛的理由。養兒防老是遠久以來東方人的保險觀念,我現在享受到了,但我為何能享受到?是因為我沒阻礙我的子女學佛修行,讓子女們在八識田中深植因果的正知正見。我從恭聞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中學會體恤子女們面對娑婆世界的苦,當誤解子女時,我也能向子女說對不起,威權面子到頭來只是自己心中的執著,別人根本不在意你,放下再放下,學佛修行才是正途。



有了正知正見,我不再困惑,不再為了年老怕來不及學佛而煩惱,我明白知道我必須把握機會親近如來正法,天天叮嚀自己別忘了聞法、修法。在此感恩  諸佛菩薩和師父,讓我又圓滿了第二次的正知正見之行。

弟子  志烈、靜子  合十

20161029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