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5

只為結一份緣


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諸佛菩薩的加持!十二月四日我終於踏入監獄了!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我足足苦熬了五個月。

記得有一次因緣,師父提起他要去監獄演講並問我覺得去監獄應該講什麼樣的內容比較好?當時我很訝異師父竟然會問我這樣一個小不點弟子的想法,於是我既驚又喜地告訴師父自己的想法。自那次因緣之後,我常會想起師父說過,現在的社會毒品氾濫,政府應該重視毒品的問題……,然後便想著自己是否也能有因緣進去監獄為那些受刑人做些什麼?就在起了這樣一個念頭的不久後,今年六月底突然看到一則應徵「監所指導員」的工作消息,我很興奮卻又怕失望地(擔心自己不符應徵資格)點進網站,仔細讀著應徵資格與工作內容,沒想到這正是一份可以進監所為吸毒的受刑人上課的工作!更開心的是,我符合他們所需的基本資格,就這樣我興沖沖地將自己的履歷投去應徵。

應徵後我先通過了三個線上測驗(智商、人際關係、複製能力)取得了面試機會,面試通過後,雖然心中有些忐忑不安,但最後還是毅然決定隻身前往花蓮受訓,而為了通過所有受訓課程竟讓我苦苦煎熬了五個月。在這五個月當中有,好幾次因為課程的巨大壓力,差點讓多年前的焦慮症和恐慌症發作,因此內心常暗自掙扎著:「課程這麼硬,乾脆放棄算了!反正我已經盡力了。」可是又心有不甘:「這是我發願求來的機會,怎麼可以放棄!」就這樣,我一邊擔心症狀發作,一邊又硬著頭皮繼續受訓。看到許多一起受訓的夥伴在受訓過程中,因禁不起課程裡演練的壓力和煎熬而爆哭、爆走、摔課本、撕書、罵三字經……,一個個被退訓或自己放棄離去。夥伴們瘋狂行為的外境,也曾是讓我一度想放棄的原因之一。而在受訓的過程中,因為與夥伴同住一房,以致於沒有自己的空間能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因此我僅利用每日上課前半小時恭讀《藉心經說真諦》來維持心裡的平靜,更藉此來面對真實的塵境,磨練自己的修行功夫和定力。最後終於如願以償,成為這次僅剩的三位學員中,第一個通過所有課程的人。

能通過受訓課程一切都要感恩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十方諸佛菩薩摩訶薩、護法聖神的加持和師父的幫助,否則依我的身心和體能狀況,是不可能完成如此煎熬的課程。我也非常感謝花蓮的師兄姐們一路的協助和關心,直到我完成所有的課程,師兄姐們的熱心與關愛使我再次感受到菩提會是一個不分地區、不分你我的溫暖大家庭。

進監獄開始實習的一個星期以來,從監獄的資料中才發現社會毒品氾濫的程度遠超出我所想像!以目前台南監獄共收容有三千兩百多名受刑人來說,其中將近兩千人是因吸毒販毒而入監的,也就是說,超過一半以上的受刑人是吸毒販毒的罪犯。最教我難過的是,從二十九位來上我們戒毒課程的學員資料中顯示,他們的年齡在二十五歲到六十七歲之間,並且許多人的吸毒時間是超過十年,這些數字實在令我錯愕驚訝!這些資料不禁使我反思:「國家必須耗費多少成本在這麼多的受刑人身上?社會必須付出多少恐懼不安的代價?又有多少家庭的父母、妻小沒人照顧?」

吸毒販毒的這群受刑人幾乎是青壯年的中間分子,然而他們不但無法盡到養育父母、照顧妻小的責任,更造成社會與國家莫大的問題和負擔!雖然入監服刑是他們各自所造成的後果,應要自己負起最大的責任,但對於這樣一群所謂的受刑人,我們是否也該反思:「是否因為家庭的失能、教育的失能才造就出這麼一群,用毒品來逃避自己責任的人呢?」這樣的反思不是為了幫他們的罪刑找藉口,而是為了思考:「我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好讓他們在重新回到社會、家庭之後,能擔負起屬於他們自己應有的家庭與社會責任,減輕國家、社會的負擔,增加家庭的支持功能。


實習的這一個星期以來,每天走進監獄後,我必須穿過七至十道門鎖才能走到教室。一路上我時而會見到用手銬腳鐐被戒護人員帶進或帶出的受刑人畫面,時而能從辦公室窗口遠眺「開封」的畫面(早上受刑人由舍房被嚴謹戒護移往工廠的過程稱為開封),這些畫面對我而言好不真實,卻又實實在在出現眼前!我還在適應這一切的不真實和一切的真實。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通過未來三個月的實習過程,成為一名正式的「監所指導員」,但我知道自己依然會盡力而為,我也知道自己的發願並不虛假(我願:入獄和有緣的受刑人結今生的緣,以求今生和未來之世得以度化他們的果)。再次祈求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諸佛菩薩摩訶薩、護法聖神的加持和師父的幫助,讓我有能力去利益未來和我有緣的每一位受刑人。

佛弟子  衍玲  合十
2017/12/09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2018/03/blog-post_25.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