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12

如來正法救了我們



清晰記得兩年前,無常降臨吾身,突發的身體不適,幾經救護車送往各大醫院急救,直到做完大腸鏡切片檢查後,成大內科主任醫師將大腸內腫瘤的照片一一向我兒子解說,並確診為大腸癌,隨即轉掛直腸外科討論後續的療程規劃。那時回診都已需坐著輪椅等待,好幾次都還未輪到看診,就因體力不支昏坐在輪椅上。醫師向我說明:「伯伯啊!針對你直腸的腫瘤切除技術我有信心,但我的麻醉團隊可能沒有把握達成,你年紀大,有可能在麻醉過程中成為植物人或者不幸直接死在手術台上。」聽完後我直接向醫師道謝,並婉拒手術的安排。身為病患的我,當下對著親人口說不在意,且說著會勇敢面對,開心過著日後的每一天,但真正的心境卻如同被判死刑一樣,再加上體力每況愈下不再如往,終日躺在床上好似等待最後那一刻到來,以致精神體力更加衰弱。

檢查完後隔了約一個禮拜,旻展告訴我師父將來台南佛堂主持共修,那日我請兒子證獻攙扶我前去拜見,一見到師父欲開口訴說病情時便淚如雨下,怎麼也止不住,師父慈藹地對著我說:「志烈,沒事、沒事,你要切記多聞法、多修法。」師父簡單幾句話,當頭棒喝敲醒我這不精進的老兒,此後我便又開始恢復日日聞法、修法。同時也下定決心既然不接受任何治療,就一切順其自然。在考量就醫的便利性後,請兒子向成大醫院申請了病歷資料,轉至榮民醫院就診,哪知拿到病歷影本時再次翻閱檢查結果,發現當時大腸鏡切片檢查報告紀錄內容記載為「疑似乙狀結腸惡性腫瘤」,雖與醫師之前斬釘截鐵的說法不太一樣,多了一個不確定性,但也給了我些許希望。

又過了兩個多月,成大醫院安寧病房護理師來電關心:「為何您們未向醫院報到,再來做進一步的治療呢?」兒子告訴對方:「因為爸爸年紀大了,身體已不堪折騰,不忍再讓爸爸多做後續的治療。」對方再問:「離檢查時間已過了這麼久,按先前腫瘤堵滿腸道的狀況,早該因無法排便而腹脹、腹痛送醫院緊急開刀了,不可能轉好的。您們是否已轉其他醫院做治療呢?」護理師很懷疑的詢問著。兒子說:「一切都很好,除了偶爾瞬間眩暈不舒服外,如今排便順暢,飲食正常,也沒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對方感到驚訝並說:「好的,祝福楊爸爸一切平安……。」護理師這番話讓家人為我現況感到慶幸也覺得非常不可思議,自從檢查出腫瘤後,我總囔囔著過不了年,卻也平安過了兩個農曆年。

這段日子裡,偶爾會眩暈、心律不整不舒服,或者因前晚睡眠不佳,導致上午成為最沒精神的時段,但除非真的無力爬起或身邊無人照應下,我始終堅持每日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及做功課懺罪迴向,期間也要求自己要盡可能參加共修並向師父請安。有一次慈悲的師父用法水噴在我的口中,加持過後的幾天突然大量便血,想說是病情加重了嗎?女兒馥容帶我去胃腸科看診,服藥後隔日便沒有出血的情況,也不覺疼痛。我告訴自己死亡這日終會來到,因果業力要轉變唯靠聞法修行、持咒修法,臨命終時要好走也是如此,既然這是最好也是唯一的方法,那就放下一切吧!於是我日復一日聞法、修法,慢慢地體力漸漸恢復,甚至現在每到下午兩點,午睡中的我就像設了鬧鐘一般會自動醒來聞法、修法,而且功課完成後精神變得更加抖擻。每日恭聞的法音盤數不一,法音時間較長時,就安排早上聞一盤、下午聞一盤;法音時間較短時,就一次連續聞了幾盤;尤其當恭聞到的法音內容有不清楚或不懂的,或者較有攝受相應的,就連續一、兩天反覆恭聞同一盤。

恭聞法音我從不挑片,即使恭聞時間較長的法音也樂此不疲,對我而言聞法並不是「播放」法音,更不是交差了事,而是警惕自己務必要從中領悟解脫成就之法。前年身體不適那段時間無法承受一個小時以上的久坐,但盡可能激勵自己要恭聞完整盤,實在堅持不下只好暫停法音並恭敬頂禮懺罪,爾後再重頭聽聞。習慣一旦養成,自然能深刻體會到聞法真的非常受用,每次恭聞都能習得新知,而且愈聽愈入迷,同樣的法音聽一遍、兩遍……,都會有不同的領悟。我無法形容這種感覺,但此刻心中只存一個懺罪的念想,所有一切皆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十方諸佛菩薩護法的慈悲加持和嘎堵師父協助,我才能關關難過、關關過。



今年五月十四日我的同修謝靜子身體水腫、肺積水喘不過氣、意識不清無法講話,因而緊急住院治療,醫師囑咐這次住院會較多天,讓我們有個準備不要急著出院。聽到這兒自覺不妙,了解同修每每聽到「住院」兩字便自然憂愁滿面,加上不捨同修住院,我一人在家也無說話對象,倒不如隨伴在同修身邊,互相叮嚀要持咒念佛。考量自身狀態後,恰巧入住的病房多了一張病床,院裡的醫生、護理師很體貼親切,同意這張病床可供家屬使用。孩子們贊成我多陪同修,他們也不因我一人在家而擔憂,可以安心工作稍做喘息,便毅然決然於隔日前往醫院照料同修住院。當然弟子不能忘記、也不敢忘記師父要我多修法的囑咐,拜師以來我都將師父交代的事當作軍令,之所謂「軍令如山」,絕不打折扣!因此將法本一同帶往醫院,每天持續修法。而同修經過洗腎後身體狀況也獲得改善,過程中當然免不了疼痛及疲憊感,但同修都在持誦《六字大明咒》中平安度過,一切都很順利。

然而五月二十三日一早我心臟突如其來的疼痛及雙腿抽筋,讓我感到非常難受,就像快死了一樣。好在當時的我身在醫院,於是我請看護推我到急診室去,在經過醫師檢查及抽血結果是因為鉀離子過低的緣故引起的心律不整,之後醫師替我補充鉀離子後就緩緩恢復了。事後聽女兒轉述當時的情形,說來真是慚愧!她說她剛到急診室看到我嘴中還持誦著佛號,但在一次又一次的劇烈疼痛下漸漸失去理智,開始喊著「我快要死了!我快要死了!你們都不救我!醫師都不救我!」這樣子無理取鬧,儘管她如何安撫我的情緒,告訴我說「醫師已經在幫我補充鉀離子,再忍耐一下就不痛了!」都沒用。這才發現我已經加入菩提會快七年了,每日恭讀《解脫大手印》其內容大概是「世間上的一切都是假的,並且必然是死無定期,不分老少年歲,死無定法,今年死,明年死,今日死,明日死,什麼時間我必須都是要死的……。」每每和兒孫分享時總是琅琅上口的一段話,卻在真正面對痛苦時頓然消失得無影無蹤,我驚覺八識田中的菩提種子沒有深植灌溉,我依然還沒準備好,我會感到害怕、無助,更也提醒了我要多加努力聞、依、行!

六月三日早上一如往常的起床吃早餐,我的同修突然喚我過去她身旁聊天,她牽著我的手說道:「如果我們能一起走,不要拖累大家就好了。」我想回同修一句:「這一切都需看我們的因果業力,祈求 佛菩薩來安排。」都還來不及回應,她手一鬆便暈過去了,兩眼翻白、血壓、心跳急掉。看護見狀馬上呼叫醫師、護士過來,醫師向大家釐清急救的相關事項後,我們決定不插管,用藥物的方式急救。約過半小時急救後,同修慢慢恢復意識,緊接安排緊急洗腎,並於洗腎後轉入加護病房觀察,無常來得是如此之快,令人措手不及。當天晚上回想這整天所發生的事,不禁覺得我們全家真的很有福報,在事情發生的當下,住院醫師正好在護理站,才能馬上到病房急救,而且由於當天是星期日,原本醫院的洗腎室是沒有護理師的,但因為碰巧隔日要業務報告,有護理師來醫院準備資料,才能夠馬上緊急洗腎。更令我感動的是,那天正巧是台中的師兄姐到慈恩居禪林禪習的日子,師父聽聞消息便帶著師兄姐們修法,由衷的感恩慈悲的師父及師兄姐們一同修法迴向。同修六月五日即從加護病房轉回普通病房,急救過後的同修好似重生一般,比以往都更有精神,吃得更多、談話也更有氣力。憶起剛進入菩提會時,我向師父請求年老時能好走不拖累子孫,師父則勉勵我說:「只要好好修行自然會有很多人幫助你的。」幾次無常降臨,讓我證實能加入菩提會這個大家庭非常幸福,無論誰遇到了什麼困難,大家都能一起持咒、修法迴向來幫助眾人度過難關,一切善報都來自於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說法與師父的教誨,行人們無私利眾、菩提心行,日後定也能獲得他人的幫助。

六月十一日在討論同修出院日期事宜和女兒言語爭執起了無明,爭吵過後女兒當下即向我道歉,我心中又猛然一震,我笑說:「我們時常提醒媽媽要念佛持咒,反而她修養比我們好,看見我們爭吵了她竟然不發一語,也不介入我們的爭執因果,甚至臉上表情看不出有任何情緒起伏。我們真該懺悔啊!」慶幸我們都在學佛,有聞法、修行,最後關頭還有機會懂得如何放下執著、說柔和語,否則可能一發不可收拾。頓悟到世間常聽到的一句話「久病無孝子」,不就是因雙方自我主觀立場、互不相讓,加上未積善因、難得福報才導致的惡果。
靜下心來回想起年少時隻身一人來到台灣,然後成家立業,到現在兒孫滿堂,各個都很孝順,在我與同修心起無明、病苦時仍不離不捨,每日都會來向我們問安。我何德何能有此福報到了九十五歲這個年齡?眼看著身旁的親朋好友一個一個比我先行離去,感嘆他們無因緣獲得接引進入菩提會習得正法,而凡夫的我卻幸福圓滿且能全家人一起修行學佛聞正法、習正法。弟子雖年長於恩師,但我心中永遠期許與師身、口、意三業相應。

至誠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十方諸佛菩薩摩訶薩慈悲加持、嘎堵師父,也感謝各位師兄師姐的迴向與關心。

佛弟子 楊志烈、謝靜子 合十
2018628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2018/07/blog-post.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