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7

我也必須真心戒毒



頂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進入台南監獄工作已經五個月了,在這五個月裡我慢慢學習適應監獄裡的一切人事物,尤其是學習如何面對和帶領那些來上課的學員們。從一開始見到那些滿身刺龍刺鳳的收容人時的期待又帶些害怕的矛盾心情,到後來能夠坦然應對那群像中、小學生般的收容人後,我才開始有些心思與心力去想:「如何進一步去真正了解他們、協助他們?」

在我們上課的過程中會時常和學員討論一些跟課程相關的問題或想法,藉以了解學員對課程的理解程度,以及了解學員他們是如何思考問題的?而在每一個主題課程完成後,也會讓學員寫下對於該課程的學習心得,然後從批改他們的心得中來更進一步了解每一個學員的進步程度與對課程是否有受用的真實想法。然而,在看過幾次學員心得之後,我的心裡卻充滿困惑和懷疑!我困惑著:「為什麼大多數的學員總是制式化的寫著『感謝指導員辛苦用心的教導』或『這個課程讓我受益良多』……等等的表面虛言,而無法打開心房寫出真心話?」因此,我懷疑自己是否真有能力帶給他們一些小小的轉變力量,就這樣,我不斷地調整自己的心情和修正自己的一些作法,更試著以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宣說的法義來真誠面對和帶領這些因觸犯法律而囚禁在牢獄中的學員們。

記得有一回,我剛走進教室時看到我們的助理學長〈助理學長是指在監學習態度以及各方面表現優良,而被遴選出來長期協助課程進行的收容人〉正在和一位年紀較長的學員討論「我們上這個戒毒班的課程到底跟我們想戒毒有什麼關係?」因為學長對於這個課程的受用程度很大,所以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因為這個課程而改變觀念和行為的。但那位年長的學員卻不以為然,一直反駁他的想法,眼看他們繼續一來一往回應下去也不會有共識或結論,而且氣氛開始有些僵化起來,靜靜站在一旁的我便叫住學長:「我們先上課,等一下我再來回應這個問題。」才暫息了他們不同看法的爭論。開始上課後,我用自己受訓時上過這些所謂戒毒課程的經歷和一些心裡感受來分享給所有學員,也和他們討論各自的見解及想法,尤其讓那位較年長的學員表達了他的感受與想法。那位年長的學員在討論過程中幾度聲量變大了些,引來教室外面監督主管的注意和戒備,並且把助理學長叫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提醒他:「如果有同學對老師的態度不禮貌或有冒犯的地方跟我說,我會馬上進去處理!」雖然我並不認為那位學員聲量大的態度是對我有所冒犯或不禮貌,但已經引起了主管一陣的警備和不安。還好不斷誠懇而真心地討論和分享自身的經驗與對課程的感受後,那位情緒稍稍激動的年長學員終於漸漸緩和平靜下來用台語回了我一句:「那妳安ㄋㄟ共,我就聽卡ㄟ落去。」這也才讓教室外戒備中的主管放下心來。

還有一次難忘的經驗,那是在看過一位學員的心得後令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位學員在心得中寫道:「……身癮易戒,心癮難戒……。」這句話使我不停想著:「為什麼吸毒讓人那麼難受痛苦,甚至殘害身體健康、搞到家破人亡了,還是戒不了毒癮?為什麼明明在監獄服刑多年都沒有毒品可用卻也可以過得好好的,怎麼一踏出監獄就又忍不住要去碰毒?如果說一開始碰毒是因為好奇而且還沒上癮,那麼第二次、第三次……碰毒又是為了什麼?如果剛開始接觸毒品是因為不了解毒品對身體的危害是什麼,那麼在了解毒品的危害之後為什麼還要繼續用毒……?」這一連串的疑問盤旋在我腦中揮之不去,雖然我理解那是因為「無明業力」的牽引所致,但我要如何讓他們提高戒毒的意願和信心才是我最大的功課所在!當我越是思索那些學員為何對毒品的依賴心那麼重時,我彷彿也慢慢理解到毒品給他們帶來所謂的「好處」和「利益」是什麼了。毒品帶給這些學員所謂的好處是:「可以暫時脫離眼前不想面對或不知如何面對的痛苦和現實問題。」毒品可以帶給他們所謂的利益是:「不勞而獲的龐大經濟收入。」是的,所有的事物之所以我們願意去做,都因為它多少帶有一些或遠或近的好處與利益,否則誰會去做對自己毫無益處的事呢!



正當心中反覆想著如何帶領這些迷戀毒品的學員遠離那些看似有所謂的好處、利益的毒品時,乍然間!我想到了自己的修行之路,想起了  釋迦世尊宣說的貪、瞋、痴「三毒」!忽然,我在心裡大叫了一聲:「天啊!原來我也是受毒害很深,又很依賴貪瞋痴三大毒品的人!也是被三毒所謂的好處和利益所迷惑的愚痴之人,而我現在也是一個被禁錮在娑婆監牢裡學習如何戒掉毒癮的囚犯!」我之所以牢牢抓著貪瞋痴這三毒不放,它們一定也是給我來帶了什麼所謂的好處或利益,否則我不會學了這麼久的佛、修了那麼久的行還是凡夫一個。

如果說「貪」給我帶來什麼所謂的好處,我想過自己一來不貪財、二來不貪權也不貪名,我更不貪玩、貪吃、貪睡,那我到底貪什麼呢?我貪疲累後的休息而放掉聞法、讀經的正事不做,這樣我就能過得比較輕鬆。我貪身邊的人事物最好能如我期待中的樣子,這樣我就能過得比較順遂如意沒煩惱。看來「輕鬆」和「順遂如意」就是貪帶給我的好處,所以我不想放掉!

那麼「瞋」帶給我所謂的好處呢?那就更多了!看到同修一天到晚找鑰匙、出門找手機、皮夾、每天總是掉東忘西的,我當然瞋,因為他的多忘習氣嚴重影響到我們預定出門的時間和心情,瞋心一起口中絕對吐不出好話,當然,對方也會跟著起瞋怨互相指責不是!瞋心帶給我的所謂的好處是:「你看,你做事有多糟糕!而我做事有多謹慎多好!」瞋心,讓我覺得自己比人強比別人好!瞋心,讓我告訴自己:「都是別人的錯,所以我不必改。」瞋心帶給我所謂的好處就是可以高高在上不必反省自己的過錯。

那「痴」所謂的益處又在哪呢?那可多了!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正法真諦恭聞過就忘了,忘了也就算了!還能合理化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義而我行我素。例如: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宣說萬事萬物一切都是因緣因果,不要相信算命風水、怪力鬼神……。我可偏偏就還是會在學佛修行多年後去算算運勢改改運,或是在生活中偶而執迷外道的學說作法,或是自己做錯事就淡淡推諉說已經懺悔了便草草了事,或是一直默默向外觀察某某人是如何如何的性格,某某人的言行是如何如何的不如法……。以上這些痴行在我的修行路上都曾一次或多次的上演過,因為這樣的愚痴能帶我所謂的好處是:「我不必為自己的人生或解脫的慧命負責!我痴心認為只要我的觀察力夠好就能知道該如何去要求身邊的人事物達到我所期望的樣子,又如何使我不費吹灰之力舒舒服服地讓自己看起來就像一個修行很好的人。只要嘴上說說自己已經懺悔了,或去指正別人讓別人先做出改變,那我就能感覺到自己的生活好像變得更順利成功福慧圓俱了。」,這種企圖改變別人讓自己感覺舒服又福慧圓俱的愚痴心行,就是痴毒帶給我所謂最大的好處了。

然而,就像我那群吸毒的學員一樣,眼前的毒品確實帶給他們所謂短暫的好處與利益,但最終的果報還是鋃鐺入獄了。而我的貪瞋痴三毒呢?一樣讓我得到了眼前所謂的好處,但也讓我依舊深陷娑婆凡夫無用之境,只能隨業流轉遷徙。想想,我和吸毒的學員都一樣:「我們實在太笨了!短視近利而忘了遠憂,真的太划不來了!」

今年度我們第一期戒毒班的學員前天終於結訓了,當三十位學員們輪流上台分享這三個多月以來的學習心得時,台上不時摻雜著風趣幽默的笑聲和令我感動欣慰的言語。譬如:有學員說因為上了課程後,才開始學會如何與老婆和平相處,讓老婆來面會時覺得他怎麼變了;有學員說自己運用課程的技巧戒掉了菸癮;還有學員說要寫信去另一個監獄給弟弟,叫弟弟也要去上這樣的課;也有學員說上了其中某一個課程之後才知道家人來看他關心他不是理所當然的;更有一位學員的媽媽感動地跟我們協會說她發現兒子變得喜歡寫字和寫信給她……。

完成一整期的戒毒班課程後,我當然很開心學員們從一開始進班時那種漫不經心又帶著抗拒心情的樣子,轉變成結訓時那種柔和又帶些自信的模樣!這三個多月的帶班過程中,那群觀念偏頗又調皮的學員回饋給我的是我沒預期到的感動和支持,在他們身上我發現一些了屬於他們背後的混亂人生經驗與生命故事。我的學員讓我看到了他們是一群在監獄裡需要被教化矯正的毒品收容人,他們也使我體會到我自己也是無常牢獄裡需要被教化修正而且需真心戒除三毒的行人。

佛弟子  衍玲  合十
2018.5.6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2018/09/blog-post_27.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2018-09-20

為了能利益大眾,我會一步步向前



一無所有是我人生預料不到的一段路。從軍中退伍後,沒多久就走進了修行的路上,曾以為走上的是條正確無偏的道路,確因為錯誤的知見而導致果報現前,面對而來的是茫然不知所措破碎的未來。最直接的經濟壓力讓我不知所措,再找工作的過程中,我因為沒有工作經驗所以處處碰壁,這時才了解到現實的殘酷。剎那間自己已經變為一個錢的奴役,後來找到一個輪班的工作,開始了幾年日夜顛倒的生活,這樣渾渾噩噩的日子不知多了多久。

        發生了那麼多事,也有人曾經問我心中會不會有憎怨,我當時不知如何回答,但是我心中有一個想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因果是不昧的。」前世因今世果,今世因後世果,如果這輩子對方對我的傷害是我欠人的,那麼往昔的我一定是太殘忍;而若是這輩子他人對我造惡因,而他人也勢必需要償還,但我為他人感到可憐,因為這一世我有幸遭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降世,我還可以修行,聞正法、習正法,相對的我比他人幸運的多!非常感恩我有恭聞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之法音,不然我可能無法有這樣的心境,也許還活在憎怨的泥流裡。

        不正常的工作生活讓我脫離了很多東西,所以有時我不僅想過,是否要繼續這種的工作。雖然在金錢方面無慮,可緩解自身目前的困境,但我卻與身邊的人一個個慢慢脫節。當我醒著要出門工作的時候,卻是大家忙完一天準備休息的時候,而當我辛苦工作完回到家倒頭大睡時,卻是人們新的一天開始。這樣別說要去共修,有時一個半月或者更久才有機會參加共修。這樣的日子過了六年,我最後決定換了一個正常作息的工作,才有機會參與更多的共修,慢慢的在學會出現的次數也變多了。



        我記得有次共修時師父在給我們分享開導時問另一位仁波且:「如果你要利益眾生,你有什麼東西給眾生。」當我我就坐在底下,我心裡很哀愁很無力的對自己說一句話:「我什麼都給不了。」但那是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正是學會低潮的時候,很感謝、感恩慈悲的師父願意來教導關心我們,而後學會才開始慢慢有了歡樂與笑聲。有師兄師姐有對我說有時間要走出來,卻讓我倍感壓力,想起多年前也曾經帶過聞法點,但現在當要走出來的時,我卻不敢走出這一步。這段沉寂的時間,從參加「正知正見之行」密集聞法下來,發現自己真的是太差了。我也深刻的明白,站在前方引領人的時候,是責任多麼重大的一件事,當人們信任你的時候,你的一言一行很容易去影響到人的。由於我不知道我能給對方的是好還是壞,因此慢慢的對自己就沒自信,漸漸的我就不太去接觸人,一直都坐在最邊邊最角落……。這也許是自己的自我逃避,但為了能利益大眾,總有一天是要面對的,我會一步步慢慢向前!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導的如來正法,相信只要我如法依教奉行,加上師父的細心教導,我相信我一定能夠大步向正確的方向邁進。

佛弟子  鵬翔  合十
2018/06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2018/09/blog-post.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