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4

黑寶丸的神聖加持力

至誠頂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107年七月四日中午突然收到爸爸的「病危通知」!意外又離奇的外傷造成左邊接近太陽穴附近深可見骨的傷口,顱內出血及頸脊因僵直性脊椎炎,加上十年多來經歷大小中風無數次,下半身不良於行,醫生判斷頸脊只剩一、二根且鬆脆的骨架支撐,隨時可能支撐不住而全身癱瘓,甚至可能立即奪命,連插管急救的機會都沒有。顱內出血又不能動刀,只能看運氣在加護病房觀察,看能不能自體吸收血塊。爸爸戴著護頸圈躺在病床上,所有生活大小事皆靠護理人員照料,自己不能隨意亂動,除了三餐家屬自行餵食及探視外,其餘時間家人不能隨侍在旁。

「病危通知」四個字沉重如泰山壓頂!至親至愛的大哥及母親,我皆因突然毫無預警的這四個字,等趕到醫院已天人永隔,連最後一聲道別、最後一眼都來不及!突如其來的噩耗再度面臨,在他鄉的自己當場崩潰,六神無主,那是種無法抑止的恐慌焦慮!恰巧師兄打來電話,當下亂了方寸的心,幾乎語無倫次。幸好師兄非常理智善解的叫我填功德回向卡,並代為轉發美朵師姐,再三祈求務必稟告師父。

冥冥之中彷彿  諸佛菩薩慈悲護佑!當時師父已從美國回來,並於七月五日〈四〉在台北佛堂帶領共修,心中非常篤定唯一的念頭就是一定要親自北上拜見師父再趕回苗栗。當拜見師父那一剎那,像吃了一顆定心丸,師父慈愛的聆聽父親的病況,並贈予了黑寶丸與菩提金剛丸,耐心教導如何服用。而當時我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渴盼,希望爸爸能轉至台北榮總,深覺那才是爸爸的福源地。忍不住問了師父是否該轉院比較好?師父說:「這是每人的因果業力……。」其實問的時候直覺反應這是不該問的,因此很自然的接受師父的指示。

由於自己多生累劫的因果業力,長達五到六個月的時間接踵而來的考驗,令墮落無明,身心俱損。師父意外地賜了一顆黑寶丸,叫我在壇場念咒後馬上服下。參加了共修到三分之二時,趕去搭最後一班火車回苗栗,而我居然能一上車就睡到苗栗〈在幾個月的時間裡,一直處在顛倒夢想無法入睡,即便服了助眠藥〉。想都沒想到,即便健康時在火車上幾乎睡不著的我,當時竟可以安然進入深沉睡眠!

而待在苗栗往返加護病房期間,一掃從前恐慌,明知爸爸病重,但不知為何心裡雖牽掛,,但那種焦躁不安的心反而異常平靜。第一次將黑寶丸及菩提金剛丸直接趁護士不在旁,加在飯食裡由大姊餵食進去。而我則在一旁握著爸爸的手輕聲默念《六字大明咒》。父親一直說他不是跌倒,而是看見不該看的東西。大姊全家找遍了,都沒有任何血跡,發現時,是凌晨坐在客廳椅子上滿臉是血的父親。通常父親若跌倒一定會哀嚎,自己也無法爬起來,所以他心中非常恐懼不安,一再說不合常理的現象。為了安撫父親,我告訴他這是  諸佛菩薩慈悲加持送給他的禮物,吃了便可安心,那些不好的都不再靠近您,父親聽後十分受用。我並交代他一定要持誦會念的佛號,父親像個孩子乖乖聽話,服用黑寶丸及菩提金剛丸後,父親臉色精神越來越好。

住了約莫一星期多,主治醫師告知顱內瘀血已自行吸收無大礙,而臉上傷口雖沒有縫合自己快速痊癒。但醫師一再警告一定要開刀,在頭顱兩側打上鋼釘再穿上特製的鐵架,像鋼鐵人般的支撐脖子,否則隨便一動就不可挽回。兄姊們再三思量,一來大哥生前就是在桃園做這種手術,疼痛不堪,日夜哀號,只能不斷注射止痛及鎮定劑,最後開刀兩次都說手術順利,可卻突然大量出血往生;二來父親年事已高,肯定更難以支撐。由於不想父親受此折騰,於是拒絕了手術,直接辦出院回家療養。




自從父親中風後,兄姊們辛苦奔波各大醫院,在家庭孩子事業父親間,殫精竭慮,因此不敢開口轉榮總,只能放心底。沒想到一個禮拜後,兄姊們傳來好消息,他們決定北上求診之前把父親從鬼門關拉回的榮總骨科主治醫師。經過確診,奇蹟式的大逆轉,骨科主治醫師很肯定告知父親的頸脊雖然有退化,但那是之前的舊傷不礙事,毋需動手術。

奇蹟般的結果,令父親和我感受到了黑寶丸的神聖不可思議。師父雖未多說,但其悲憫憐愛眾生的苦而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至高無上的甚深佛法真實不虛,只要虔誠至心祈求必有所感,父親事發至今身體日益康復,充滿精神!在此也深深感恩敬愛的師父、美朵師姐、當天特地到佛堂只為帶我搭捷運趕火車的碩庭師兄,以及眾師兄姐和全省行人們的慈悲迴向,並對這段過程中給予支持與關愛與包容的一切人事物,獻上最高的敬意與祝福!

佛弟子  吉美  合十
107.10.18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2019/07/blog-post.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