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7

告別

        父親走了,在台北榮總大德病房,師父的佛號聲中,我和媽媽、弟弟為他擦澡更衣時,輕輕的吐了最後一口氣,安詳的離開了親愛的家人。大家雖早有心理準備,仍然期盼上天保佑奇蹟出現,好讓子女們有再次承歡膝下的機會。回顧往日的點點滴滴,剎那間失去了蹤影,所有的一切都在靜默的安寧病房中止住,我頓時失去了依靠,茫然、無助久久無法釋懷,即使明知父親已去向極樂佛土,但仍有千百萬個不捨,依然止不住心中的淚水和那無盡的思念。爸!這些離別的日子,您過的還好嗎?今天媽、小偉、阿芬、小三和家人們都聚在這裡為您送行,您生前好友叔叔伯伯們也來了,恕女兒不孝,攔不住長輩們執意要來送您的心意,您就安了大家的心吧!今天菩提會師兄姐們在這裡陪您共修,獻上祝福,您已隨著菩薩腳步去向佛國,家人們無需牽掛,我們會好好照顧媽媽,好好的過日子,如同您生前囑咐叮嚀,大家都會做個正當有用的人。

        家父一生戎馬,自幼喪父,青年時離鄉背井,隨軍來台娶妻生子,蝸居在幾坪不到的房舍中,每逢年節總會思念親人而黯然落淚。在無常時代巨輪下有多少無奈,父親經歷過戰火的摧殘,經歷過經濟起飛的年代,也趕上科技發達的列車,甚至體味政治上的動盪。所有變化,澆不息他那顆愛國愛家的心,滔滔不絕話語仿如昨日,言猶在耳,矯捷挺拔的身手也只能在記憶中回思。人生無常、歲月無情,當內在功能逐漸喪失,外在機能也無法自理時,他似乎感受到自己的大限即將到來,他主動要求要去菩提會共修,要探望仁波且師父,要牢牢記住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聖號,並再三頂禮。父親能在病危中升起正念,誠屬難得,想想地、水、火、風四大在崩解過程中,有幾人能保持鎮定,不惶恐、不焦躁、不害怕的面對大限,而父親做到了。當安寧病房的護理師問道:「爺爺,您怕不怕?」父親中氣十足的回道:「不怕!怕什麼?」殊不知我早已稟告父親,應如何隨師父的教導觀修,以求往升淨土,父親心中清楚,師父已告訴他,師父會陪在他身邊。

        父親處事嚴謹理性,反對怪力亂神,尤其末法時代,騙財騙色者比比皆是,若無相當德行持戒之人,別說感召皈依佛門,淺談佛學佛理都可能遭致當頭棒喝。在做人角色上不能玄妙邪說瘋言瘋語,試想人的基本角色都扮演不好,能扮演成就者的角色嗎?我們憑藉什麼德行道量請人發心、勸人學佛、邀人皈依?父親就是這樣一位實事求是之人,所以沒有相當份量實修之人,很難攝受接引或讓他心服口服。仁波且師父秉承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教導,依教奉行,處處與人為善,給人方便,誓當眾生的服務員,只為眾生帶來快樂,這樣的德行感召了父親,也為父親的學佛修行接上了法緣。



        9月29日零時五分父親於北榮往生,我們立刻將父親的往生時辰告知師父,仁波且師父安慰我們不要驚慌,要安心唸佛,並隨即在嘉義佛堂為父親修法祈福。同時間菩提會吳師姐以簡訊通知全省各佛堂師兄姐們,請大家在家修法助唸,將功德回向給父親。台北的師兄師姐們趕到北榮助唸,醫院將冷氣調到最冷以保護大體,漫漫長夜中每個人裹著被單專注的唱頌佛號。約莫清晨五時三十分左右,有位師姐見到一道紅光射入,菩薩降臨接引父親,接著有位師兄聞到清香噗鼻的香味,此時,我與外子早已淚流滿面,心中的擔子才稍稍放下。記得  恭聞過之法音大意如下:「湧泉穴生地獄、下生處生畜生道、肚臍生惡鬼道、心窩生人道、喉管生阿修羅道、泥丸宮生天道、大樂輪門生佛土。」意思是說亡者神識出體,在八個小時後某個部位仍保有溫熱感,這就足以證明亡者的去向。早上八時五分助唸結束,我向父親大體行跪拜禮,父親慈祥微笑的面容靜靜躺在我的面前,頓時忐忑的心安定下來,得知父親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時,當場眾人感動不已。我興奮的擁抱來參與助唸的師兄姐們,特別要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頂聖如來、感恩  諸佛菩薩的加持、感恩仁波且師父的祈福、感恩所有師兄姐們的助唸回向,讓父親有機會為佛法的真實不虛做了實證。

佛弟子  羅蕙茹  合十
2013.10.25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2020/01/blog-post.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