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7

這陣子修行上的心得

因為疫情關係已經有段時間沒有機會見到師父,以往每逢假日就有機會當侍者陪著師父全省各地去服務大眾,在旁看著學習者,每一天充實著,並沒有太多的心思去多想有的沒有的,所以這段時間反而給了我沉思的機會。

回想第一次當侍者陪師父出去是前往台東,當時我所看到的是師父對大眾散發出一種慈悲的溫暖,讓我想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親說法音《佛教徒應該注意「觀心念,正行為」》,讓我深深感受到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師父慈悲要我好好在身邊學習,讓世間法圓融,這一句話剛好點到我本身的問題點。在還沒開始當師父的侍者,陪著師父全省各地跑之前,隔著一個鐵窗的藍天就是我的風景,井底之蛙這詞跟我真貼切,世間法駑鈍之外,連要和人面對相處也是非常笨拙,真的還要再好好加強學習。

過年後讀經暫停一段時間了,最近花了比較多時間恭誦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藉心經說真諦》。雖然沒有很多時間,但每天盡可能恭誦,時間長短適當天自行調整。《藉心經說真諦》闡述真經義理,我的無明惑業深重,常常在無常夢幻的根塵境裡執著,無常迅速在其中不斷輪迴。人身難得且得遇正法,有時還是會被自己的貪欲所牽轉,真的非常慚愧,就算什麼都不做,妄念依舊自行肆意奔走。我也曾經自己問自己,我會貪嗎?或許現在只是個念頭,從小小的貪念中慢慢慢慢萌生更多的貪念,或許是我的貪欲還太多,有太多的我想、我想怎樣……。



我有真正明瞭無常的恐怖嗎?真正生起無常怖畏境了嗎?想起來真的很慚愧,修行修的太差了,還需要再努力。除了要深入佛說真經義理,自己還要實證德境才能,才能做到萬法習慣成自然,從習慣慢慢步入自然而無執。總之,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實在太重要了,希望師兄姐們除了恭聞法音和恭誦法著之外,也要落實於日常生活修行之中,我也會和大家一起加油,爭取今生解脫成就

 

佛弟子  鵬翔  合十

2020/08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s://www.spreadtruedharma.org/2021/02/blog-post_27.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2021-02-17

恭聞佛陀法音讓我獲得重生

        沒有接觸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佛法之前,我的身體很差,特別在三年前,我會莫名其妙聞到一些不好聞的怪味。醫生說我聞到的味道是別人聞不到的,所以我很困擾,不知道自己聞到的味道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常問周邊的人,是否有聞到什麼怪味道嗎?大家都說沒有,我看見醫生在我的診單上寫著「其他幻覺」四個字,並告訴我可能是精神方面有問題。我吃到口中的東西都是沒有味道的,聞到的食物都是難以下嚥的臭味,為了維持生命,我不得已把食物直接放入口中吞下,致使曾經瘦到剩下三十多公斤。

        我吃遍中西藥,這個困擾還是一點也沒有改善,因為吃太多身心科的藥丸,讓我聞到藥味就反胃想吐,每天睜開眼睛就像是面對生與死的掙扎般痛苦。這個情況越來越嚴重,乃至聽到一點不相干的聲音,我整個心情都會莫明煩躁,無法控制而大發脾氣。我不斷自問我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我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同樣的問題在腦中揮之不去,不知道為何自己會變成這樣?我看不到希望,常常一個人躲在房間哭泣。

        一個月前,我和住同一棟樓的盧師姐相遇,很偶然一句寒暄的話,師姐跟我提到她有去台中佛堂共修的事,我很好奇便表示想跟她去看看。因為只要獨自一個人的時候,我的腦筋就會胡思亂想,所以很渴望有人可以陪伴我,於是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去了佛堂。回家之後,我覺得心情明顯變得平靜許多。

        回想第一次去佛堂參加共修,《六字大明咒》的聲音迴盪在我的腦海裡,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下來,我感動得分不清是喜悅還是悲傷。第二次我又到鹿港參加法會,盧師姐請人開車去載我,這樣貼心的照顧令我心裡很感動。法會中師父帶領我們持誦《六字大明咒》,我的呼吸隨著咒語的聲調像海浪一波一波的起伏,心情很激動,好像孤兒終於有了依靠,我的眼淚又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了。從那天開始,我的心情變得很平靜,只要有時間我就不停的繼續持誦《六字大明咒》,《六字大明咒》就像是  南無觀世音菩薩和我說話的橋樑,可以表達我心中無限的感恩。

        自從接觸到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  佛陀的說法我很想要聽,  佛陀的法著我很想要看,只要我有空就去和盧師姐一起恭聞法音。盧師姐毫不吝嗇讓我去她家聞法,一個星期至少去恭聞五天法音。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已經沒有聞到臭味了,才短短一個多月就有如此神奇的改變,讓我體會到重生的感覺,佛法真是太偉大了。現在每天起床,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感恩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加持,感恩  諸佛菩薩對我的眷顧,感恩師父對弟子的鼓勵。



        現在我養成了一個好習慣,每天睡覺前向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師父說出心底的話,並且懺悔一天當中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做錯了什麼事情。以前我看不順眼的事嘴巴就會唸兩句,現在只要自己講錯話,我就會跟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懺悔,並且和師父認錯檢討改過。我的心越來越平靜了,這都是聽聞  佛陀法音帶給我的改變和受用。

        感恩在人生病苦交加,業力現前的時候,  諸佛菩薩沒有捨棄我,牽著我走入如來正法之門,聆聽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為眾生而說的如來正法,為我打開一扇重生的大門,我真心希望有更多人能夠獲得像我一樣重生的殊勝因緣。


佛弟子  何佳佩  合十

2021/01/25


※ 

歡迎轉載分享本文,唯請保持內容之完整性,並請於轉載時標明本文之原始連結:https://www.spreadtruedharma.org/2021/02/blog-post.html,謝謝。

更多學習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來正法,得到幸福快樂的親身受用分享,請上「如法修行快樂學佛」網站:http://www.spreadtruedharma.org/

2021-02-10

義雲高弟子 淨土大法念佛法門 侯欲善圓寂 享壽73 (中央日報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六日 國際新聞版)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義雲高弟子 淨土大法念佛法門

侯欲善圓寂 享壽73

(中央日報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六日 國際新聞版)


(洛杉磯訊)佛教弟子侯欲善於六月一日在美國洛杉磯家中結往生手印安詳圓寂,享壽七十三歲,妻子侯李慶秋隨侍在側,侯欲善臨終前諄告妻子今生必須跟隨他的上師義雲高大師學佛修行。

侯欲善的妻子,加州執業中醫師侯李慶秋,今年二月侯欲善和妻子侯李慶秋,通過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洛桑加措仁波切引領,皈依義雲高大師為師,見到大師後,侯欲善夫婦十分驚訝地發現義大師與他們想像的完全不同,原來他們想像中的義大師高不可攀,但見到後才知道義大師是如此的平易近人。

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會長張天佑,在侯欲善圓寂後,第一個趕到侯居士家,他看到侯欲善斜靠在床上好像睡著了一樣,毫無痛苦的表情,雙手接著往生秘密手印,臉色十分安詳。

侯欲善圓寂前晚,親手包了一包禮品和五千元美金,請妻子轉送義雲高上師。義雲高大師推辭再三,但侯李慶秋仍堅持供養。大師只好將供養收下,安排將侯居士的這些遺品陳供在寺廟,個人不得享用,而且馬上從自己的伙食生活費中調出六千美金,送到侯居士家中作為安葬遺體補助費,並通知了兩座大寺廟的法師們前往助修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