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義雲高大師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義雲高大師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21-04-16

3.8加州、舊金山 義雲高大師日 (自由日報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三月九日 話題新聞版)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3.8加州、舊金山

義雲高大師

(自由日報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三月九日 話題新聞版)


(臺北訊)據來自美國的消息報導,加州州長格瑞大衛斯及舊金山市市長威利布朗,昨日代表州府及市府將三月八日定為「義雲高大師日」,此一殊榮為東方人在美國社會史無前例的最高榮譽。

義雲高大師在佛教、藝術、科學、醫學、哲學等方面,都有精深的造詣,他的繪畫及書法,在世界各國受到極高讚揚,而他研發的中國綠茶「碧玉春」及「霸王春」,也被評為茶中極品。

加州政府及舊金山市府昨日都表達對大師的推崇。在推崇義雲高的狀上,加州州長代表加州人民對於義大師在世界領域裡建立完美標準給予最高評價,宣佈三月八日為義雲高大師慶祝日。舊金山則推崇他在佛法及倫理道德上展現的成就,也將三月八日定為義雲高大師慶祝日。

義雲高年少時曾在大陸參研佛法,證境頗高。在書法、醫術等方面也有傑出成就,曾於一九九五年榮獲世界詩人文化大會四十八國代表所頒贈的特級國際大師証書。他曾於一九九五年來台訪問,在台擁有不少弟子。




2021-04-01

義雲高大師佛法修證名不虛傳 預言弟子坐化 協助劉惠秀安詳往生淨土 (世界日報 2003/8/15 A16版)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義雲高大師佛法修證名不虛傳

預言弟子坐化 協助劉惠秀安詳往生淨土

(世界日報 2003/8/15 A16版)


86日佛教弟子劉惠秀又接著往生淨土,沒有八苦交加、四大分解之相,說走即走,安詳辭世。更令人稱奇的是,以佛教界修行者達到的高標境界,肉身坐化往升西方極樂世界。隨侍在側的丈夫林永茂感恩地說,妻子能倍極殊勝地坐化圓寂,全都要歸功於他們的法王上師義雲高大師的傳法和秘密手印,尤其是手印中心那個秘密往生種子字實為重要。劉惠秀是以盤坐結手印的姿勢靈魂歸西的,一直到送到殯儀館都是身體柔軟盤坐結手印,臉色安詳莊嚴,家人特為她訂製坐姿的棺材,世人稱奇。

林永茂表示,他們倆在修行的路上拜過、皈依過很多法師,修法無用,直到三年前聞受義雲高大師的如來正法並皈依大師門下,但此時其妻惠秀患癌遍訪名醫無效。今年77日因妻虛弱不克遠行,他自西雅圖飛洛杉磯求見法王上師義雲高,代妻求法,但求解脫往生淨土。原不合法度,幸師慈悲觀照知妻可修往生大法,因而破例傳法於他,由他代傳其妻彌陀大法念佛法門精髓及往升秘密手印,並告知此手印結上後,如果套了種子字,不可隨便念南無阿彌陀佛,因為一當念誦,佛菩薩會馬上現前接你。妻得法後,以癌末之身一天四五次修法極為精進。 

七月九日義雲高大師在傳了林永茂彌陀大法後,便到菩提精舍向寺內法師做開示,大師當即預言一位女弟子將於近期坐化往升極樂世界。85日晚,林妻身体虛弱似大氣不接即現死亡之相,林永茂急電大師請求加持,助妻臨終得往升極樂世界,請示是否該讓妻盤坐結印準備往生。上師說:「先讓她睡吧,今天她走不了的,她明天才會走,今晚不會走了。」 林永茂擔憂地說:「不行,上師,萬一她在睡夢中走了,到不了極樂世界怎麼辦?」大師堅定的說:「儘管放心讓她躺著睡,明天睡醒了才會走,今晚不會走。」於是林妻便聽師言躺下睡覺。睡到3時,林妻睡醒告訴其夫她剛去了極樂世界。 

林永茂問妻是誰帶她去的,怎麼去的,極樂世界有多美,妻回答,不知道誰帶她去的,她是坐毯子飛去的,極樂世界好美,美得無法形容。

清晨5時林妻再度醒來說,我要走了,我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然後便盤腿結往生手印。約半個小時後,林永茂見妻已氣斷身亡進入中陰,急電法王上師請求請求上師緊急加持。當上師侍者Kuan急向大師報告此事時,不料大師竟笑說,胡說八道,沒這回事,佛菩薩接她的時辰還沒到,她怎麼走。直到早上755分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導師接到義雲高大師的電話。大師說,西雅圖的劉惠秀同學現在還沒圓寂,但很快就要圓寂了,妳安排一些法師去幫她助念做法事,當時隆慧法師馬上通知了三座寺廟的出家僧眾。果不其然,劉惠秀於8時多已入中陰的她,又回轉人間睜開雙眼,直到955分才圓寂,菩提精舍的法師都看到天空當時出現五彩祥雲。這天正巧是劉惠秀的50歲生日。 

劉惠秀盤坐圓寂後一直保直持坐姿,至為殊勝,此一消息馬上在佛教界傳揚開來,難怪美加等34國所組成的美洲國家組織定論義雲高大師掌持真正的佛法。果然他的佛法能使人生死自由,不僅在短短的時間內讓弟子得以了生脫死,並且以實證從千里外分長期近期即期三次預言劉惠秀的圓寂狀況,展現了真正佛法極其深沉的涵義,世界佛教界讚嘆大法王就是大法王,佛法修證的偉大和真實不虛。尤其是林永茂說,若沒有上師的真正淨土精髓大法,劉惠秀短時間內那有那麼大的功德得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更何況是說走就走,生死自由之坐化。他說,在妻子身邊的他,不如千里之遙的上師,知道妻子的圓寂情況,這才真正說明了上師的佛法殊勝。

他們家人商榷後,決定將妻安然保留坐姿,不再火化。








2021-02-10

義雲高弟子 淨土大法念佛法門 侯欲善圓寂 享壽73 (中央日報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六日 國際新聞版)

關於“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的說明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由全球佛教出版社和世界法音出版社出版的《多杰羌佛第三世》記實一書在美國國會圖書館舉行了莊嚴隆重的首發儀式,美國國會圖書館並正式收藏此書,自此人們才知道原來一直廣受大家尊敬的義雲高大師、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被世界佛教各大教派的領袖或攝政王、大活佛行文認證,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人們就以“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來稱呼了。這就猶如釋迦牟尼佛未成佛前,其名號為悉達多太子,但自釋迦牟尼佛成佛以後,就改稱“南無釋迦牟尼佛”了,所以,我們現在稱“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尤其是,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美國國會參議院第614號決議正式以His Holiness來冠名第三世多杰羌佛(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此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稱位已定性。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政府法定的名字,以前的“義雲高”和大師、總持大法王的尊稱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這個新聞是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號未公布之前刊登的,那時人們還不了解佛陀的真正身份,所以,為了尊重歷史的真實,我們在新聞中仍然保留未法定第三世多杰羌佛稱號前所用的名字,但大家要清楚,除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字是合法的以外,在未法定之前的名字已經不存在了。


義雲高弟子 淨土大法念佛法門

侯欲善圓寂 享壽73

(中央日報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六日 國際新聞版)


(洛杉磯訊)佛教弟子侯欲善於六月一日在美國洛杉磯家中結往生手印安詳圓寂,享壽七十三歲,妻子侯李慶秋隨侍在側,侯欲善臨終前諄告妻子今生必須跟隨他的上師義雲高大師學佛修行。

侯欲善的妻子,加州執業中醫師侯李慶秋,今年二月侯欲善和妻子侯李慶秋,通過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洛桑加措仁波切引領,皈依義雲高大師為師,見到大師後,侯欲善夫婦十分驚訝地發現義大師與他們想像的完全不同,原來他們想像中的義大師高不可攀,但見到後才知道義大師是如此的平易近人。

美國義雲高大師國際文化基金會會長張天佑,在侯欲善圓寂後,第一個趕到侯居士家,他看到侯欲善斜靠在床上好像睡著了一樣,毫無痛苦的表情,雙手接著往生秘密手印,臉色十分安詳。

侯欲善圓寂前晚,親手包了一包禮品和五千元美金,請妻子轉送義雲高上師。義雲高大師推辭再三,但侯李慶秋仍堅持供養。大師只好將供養收下,安排將侯居士的這些遺品陳供在寺廟,個人不得享用,而且馬上從自己的伙食生活費中調出六千美金,送到侯居士家中作為安葬遺體補助費,並通知了兩座大寺廟的法師們前往助修功德。